劉幸義 Shing-I LIU

關於部落格
  • 4041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由文化觀-談台語的法律地位

由文化觀-談台語的法律地位                    台北大學 法律學系 教授 劉幸義                 載於:自立早報  一九九一年四月三日   語言為人類相互間意思溝通的方法,同時也具有保存(傳述、記載)歷史的功能。語言屬於文化的一部分,各種不同文化在價值上是等值的,在法律上是立於平等地位的。本文由法律與文化的觀點,提出對台語文化的一些看法。在此所稱的台語,包括客家話及山地話在內。   一、多元文化的並存   長久以來,國家是人類許多共同生活方式中的一種,其大小是變動性的;我們也由歷史得知,二千多年從來沒有一個國家領域與成員種族一直是不變的。共同生活在同一國家之下的人,通常有不同的語言族群。   不同母語人之間,若彼此不懂對方的母語時,就需要使用共同語言。為了彼此溝通的方便,找出一種或數種做為共同語,有其事實上的需要性,但各種語言之間仍然是可以並存。官方語與方言之別,只不過在於事實需要的選定問題,而不是說不同語言之間具有高低尊卑的差別。   有人認為,主張說台語主要是基於偏狹的地方意識。有這種想法的人眼光與心胸都很狹窄,因為欠缺多元文化的觀念,不知各種文化並存的價值;正因為欠缺尊重他人的素養,就排斥、鄙視與自己不同的語言文化。至於排斥自己母語的人,更等而下之,如果依照古人的說法,這種人應算是「數典忘祖」之類。   二、語言自由與平等   就學術自由、言論自由的觀點,使用台語並非只能、亦非只應侷限於日常生活的問候或罵人方面,也應包括學術、文學、藝術等方面。幾十年來累積的一種怪現象是,在學校學習或使用外國語,沒有人引以為怪,一旦上課使用母語,反而有些人不以為然。另外,比較有趣而且也是可悲的現象是,有些父母以「有利」的眼光,及早讓子女學「國語」與英語,卻忘了自己的母語。   我們知道,憲法第十一條明定人民有言論、講學、著作及出版之自由。表達意見、言論需要語言,而使用語言的自由本身,正就是言論自由的根基。此外,憲法第二二條也做概括性的保障自由與權利的規定,實際上也找不出實質理由排除語言自由。   三、瑞士法院的判決   有關保障基本權利與自由,就成文憲法而言,我們的憲法比瑞士憲法進步而完整。瑞士憲法自一八七四年公布以來,迄今並無人身自由、言論自由、集會自由與語言自由的規定。但這些都經聯邦法院判決,承認為不成文憲法的組成部分。   例如有關語言自由的判決,聯邦法院認為:「依學說,語言自由屬於聯邦憲法的不成文自由權。這個見解必須加以同意。聯邦法院曾引用財產權的保障,承認言論自由與人身自由為聯邦不成文憲法的組成部分;沒有理由不把這個承認擴展到語言自由。語言自由,亦即使用母語之權,就如同人身自由,是行使其他自由權的一個基本的,且在某程度範圍內,必要的先決條件。在語言自由此案件中,就必須想到,那些所有用來保障語言與文字表達自由的基本權利。」   四、廣電法的違法性   另一方面,反觀我們的廣播電視法,第二十條是扼殺台語文化發展的惡法,該條規定,方言廣播應逐年減少,其所應占比率,由新聞局視實際需要定之。由於此條規定,台灣語言受到限制,而且隨著時間經過,學習與使用的機會愈來愈少。以法律與行政命令限制使用語言的自由,並不具有實質合法性。   純就法律而言,不關心、珍惜別人的母語或自己的母語,固然不會構成違法行為;但在另一方面,我們可以肯定的說,沒有任何人有權力可以限制或剝奪國民的任何一種母語,如果利用公權力如此做,則該公權力的行使,無論是以立法或行政的方式出現,都是違法、違憲的。   就文化方面而言,定一語(國語)為一尊,進而排斥、剝奪其他語言,對文化發展是負面的、不幸的。在追求成為文化國家的我們,除了應對四十年來錯誤政策造成的後果力謀補救之外,更應致力於培養尊重不同文化的修養,才能免於「偏狹」心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