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幸義 Shing-I LIU

關於部落格
  • 4041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在大學用台語上課的緣由

我在大學用台語上課的緣由                    台北大學 法律學系 教授 劉幸義               載於:民眾日報  一九九一年二月二十三日   自從前年(一九八九)九月開始,我在大學某些選修課程使用台語教學,引起一些不同的回應,有人贊成,也有人表示反對的意見。本文由語言文化的角度,談談用台語上課的緣由。   一、語言文化的尊卑   語言是文化的一部分,不同文化間並沒有高低尊卑的差別,不同語言也就無貴賤之分。然而,在台灣有個怪現象,有些人在本土住了幾十年,台語不會說也不會聽,一旦到了外國一兩年後,外語講得呱呱叫,其中部分原因固然是政府限制語言的政策所造成,另外還有個人心理的因素,例如以為說北京話(國語)就比較高尚。   四十年來的錯誤政策使很多人對於自己祖先的語言文化非常歧視,例如以前小學生若在學校內講台語會受到處分或掛牌子,以侮辱人格的方式使小孩子對自己祖先文化產生自卑感,這是非常野蠻的手段。   另外,形成自卑感的原因之一,是長久以來被扭曲的一項觀念 -- 只有社會下層階級、沒有受過高等教育的人才說台語。幾十年來,電視台對塑造此觀念「出力」最多,在「國語」電視劇中沒受過教育的角色通常是說台語的。在此所稱的台語,包括狹義的台語、客家話及山地話。   二、母語教學的狀況   由於現在有很多學生不會說台語,甚至聽都聽不懂,這不是他們本身的過失, 而是由於外來壓力與錯誤觀念所造成。因此使部分同學無法修此課程,這是相當令人遺憾。現在我所面臨的問題是,使用母語的權利以及有些學生理解能力之間,可能無法完全兼顧,換句話說,要使用與保存台語文化而使部分學生(暫時)無法來上課。但事實上,這是可以補救的,只要他去學習台語後,一樣可以選課或旁聽。為考慮學生的語言能力,在上課時並未要求學生僅能以台語表達,這是在現狀下不得已的折衷方式。   學生上課的權益事實上也沒有被剝奪,因為在台灣使用台語原本就是理所當然,任何同學皆可以選修此門課,並未有像高考、特考或中央部會機關以省籍作為名額限制。選課除要考慮自己的語言能力之外,並無任何限制條件。我們也從來沒有聽說過,留學生到了外國,為了「保障」自己的上課權利,要求教授使用中國語言。   在理想狀態下,只要教師願意、學生需要情形下,都可以使用三大類台語(即 包括客家話及山地話)上課。也就是說,同一課程也可以應不同學生或教師的需要,而使用不同語言開課,如此就可減少學生無法選擇的情形發生。   三、母語與土地結合   另外,也許有人會說,在台灣每個人都用自己的母語,中國的語言這麼多種, 是否會造成極端的混亂﹖事實上這種見解並不正確,保存母語各有其特定地點,例如四川話的主要保存地在四川,山東話在山東,保存台語當然就在台灣。廣義的台語也包括客家話與山地話在內。   四、保存母語的意願   文化的保存本來就是其要靠知識分子的關心與推動,就台灣過去教育的不幸經驗來看,須待知識水準提高到有語言文化觀念後,才有可能會普遍愛惜自己的母語文化。去除對自己母語自卑感,主要還需要靠讀過大學的知識分子。一個知道尊重不同語言文化,或知道愛惜自己母語的人,是不會鄙視台語。換個角度來說,一個不知珍惜自己文化,甚至唾棄自己母語的人,很難相信他會有人格、愛惜團體。   書經有云: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逭。若有外來壓力要限制,甚至消滅台語文化,尚可對之反抗,至少在家庭內可以使用、保存台語,但若自己內心上鄙視母語,不要它,則不需外來壓力,該文化自然也會消失。特別是已斷根(國共內戰失敗,逃亡台灣,心懷中國大陸統治權卻又不願回去)的人不應讓自己的後代及其他人成為無根的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