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幸義 Shing-I LIU

關於部落格
  • 4041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現行制度任何地區──唯有由總統宣告戒嚴才是合法

現行制度任何地區──唯有由總統宣告戒嚴才是合法 〔歷史回顧〕 中國國民黨在台灣實施長達 38 年之戒嚴,是台灣歷史的黑暗面之一。今 (2010) 年 8 月監察院公布調查報告,指在台灣所發布的戒嚴,其過程法定形式生效要件 有爭議。行政院(2008 年中國國民黨重新取得政權)認為,當時於法並無不合。 在此提出二十年前的報紙短文,另加段落標題,以供參考。 現行制度任何地區──唯有由總統宣告戒嚴才是合法 中國時報 1991 年 05 月 03 日 第二版。 劉幸義 Shing-I LIU 中興大學 法律系(現為 台北大學 法學系)教授   (一九九一年)四月三十日金門與馬祖防衛司令依據戒嚴法第三條規定,宣 告該二地區自五月一日起實施臨時戒嚴。此舉引起立法院討論該法律條文是否違 憲的問題。在此就法律合憲性的難題,以戒嚴法為例,做一簡要說明。 一、法律須合法合憲   戒嚴法是在民國二十三年公布施行,當時並沒有憲法,一般而言,不會去思 考法律是否違憲的問題。有關法律本身是否合法、合憲,應由形式與實質合法性 二方面來審查。   民國三十六年憲法公布施行後,行憲前的法律,雖然制定過程不符合憲法第 一七○條規定,由立法院通過並經總統公布的要件,但基於法律連續性的原理, 這些在行憲前的法律,只要以前符合當時的立法程序,並不會因新憲的公布施行 而無效。換言之,「形式合法性」」並不會受到影響,但對於行憲前法律的個別條 文,必須分別做「實質合法性」的審查工作,判斷條文內容有無違反憲法規定。 違憲的法律條文就不再具有效力。依我國現行制度,審查實質合法性的管道有二 :可以由立法院公布廢止,也可以依釋憲程序由司法院大法官會議宣告無效。 二、權力分立的原則   在權力分立原則之下,依公共事務的性質,把不同的公權力分別由不同的機 關來執行。憲法上所賦予某一個機關的職權,不能由立法院「自行」轉讓給其他 機關,也不能由原職權機關「私自」轉讓給其他機關。舉例言之,全國軍隊的統 帥權,不能私下(例如二人之間的協商或自己政黨內部的決定)或公然(例如立 法院通過)轉讓給行政院長或陸軍總司令等。同樣道理,如果把公布法律權轉讓 給司法院、赦免權轉讓給監察院,也都是違法、違憲的行為。 三、戒嚴法規定違憲   戒嚴法第三條第一項規定地域性的陸海空軍最高司令官得宣告臨時戒嚴。但 由整部憲法來看,只有總統有宣告戒嚴的職權(憲法第三十九條)。很顯然,戒 嚴法第三條是違憲的。現行制度下,任何地區即使有實施戒嚴的必要,唯有由總 統宣告才是合法的。我們知道,憲法也是屬於法律的一種,在所有的法律之中, 憲法位階最高,任何其他法律牴觸憲法者無效(憲法第一七一、一七二條,中央 法規標準法第十一條)。   至於同條第二項規定,按級呈請,提交立法院追認,顯然是行憲後才修改的 ,因而出現「立法院」名稱。此修改嚴重顯出立法委員欠缺憲政法治的認知,不 但沒有廢除違憲的法條,更因在條文上附加立法院追認,很容易讓人以為這是符 合民主原則,最後仍由民意機關決定是否戒嚴,而忽略戒嚴由陸海空軍最高司令 官宣告的規定,是一項違憲的法律。 四、濫用戒嚴的現象   最後應說明的是,戒嚴原本就是短暫、臨時性的措施,四十年來長期濫用戒 嚴的現象,使多數人習焉不察,忘了戒嚴的短期特性。戒嚴法第三條所用的「臨 時戒嚴」名詞,更增加混淆大眾對這方面的觀念。政府在呼籲勵行法治之際,似 乎應先確立現代憲政法治的觀念,先由所有的國家機關做起,立法本身要合法、 合憲,行政也要合法,進一步再推展到全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