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幸義 Shing-I LIU

關於部落格
  • 4041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法律倫理學之理論與實踐

載於:「律師雜誌 350 期 (2008.11.) ,第 10-18 頁。 劉幸義 台北大學 法律學系 教授 壹、前言 貳、倫理、倫理學的意義與範疇 參、法律倫理學的意義與議題 肆、倫理學的影響:從神話、習俗到法律 伍、職務倫理的立法趨勢 陸、倫理與司法:倫理規範作為解釋法律與包攝的準據 柒、結語 壹、前言   倫理或倫理學是一項已經探討二千年的課題,近年來法律人才開始注意到職業倫理立法及倫理學課程問題。由於法律倫理很有可能成為司法官及律師考試科目,更引起許多法律人的關心。以前立法院沒有職業倫理法律,大學沒有法律倫理課程,並不是倫理不重要或不被重視,而是沒有急迫需求的感覺。記得以前學生時代,搭公共汽車上下學,從未看到車內劃定某些座位作為「博愛座」。現在除了預先有劃座位的公共交通工具外,幾乎都有「博愛座」,要求讓座給婦孺老幼,因為讓座不再是「理所當然」。這正應驗老子所言:「失道而後德,失德而後仁,失仁而後義,失義而後禮。」(道德經第三十八章)   要瞭解法律倫理學,就必須具備法學與倫理學二方面的基本知識,如同法律社會學係結合法學與社會學、法律哲學結合法學與哲學,缺一不可。本論文定位為基本知識性質,故先說明倫理、倫理學的意義,再簡述法律倫理學的意義與議題;其後就三方面舉例說明,使讀者有一概括的輪廓概念:倫理學的影響、職務倫理的立法趨勢、倫理與司法;藉此三個角度連結理論與立法司法實務。 貳、倫理、倫理學的意義與範疇   漢字「倫」、「理」二字的意義,早在先秦的古籍多所出現與討論。「倫」有輩、類、順序等含義 [01],經常用於區分人際關係及符合其身分應有的行為舉止,稱之為「人倫」。[02] 「理」字具有修治、治理、事物的條理、文理、事理等意義。[03] 至於倫理二字併用,漢朝後比較多。廣義是指世間萬物的條理,經常指人類道德之原理,為人與人之間共同遵守的對應關係規範,[04] 特別是指長幼尊卑的道理。漢字「倫理」一詞原本雖指人倫關係,但幾乎與「道德」通用;唯「不道德」含有違反倫理規律的意思,不可用「不倫理」三字代替。英文 Ethics 或德文 Ethik 一字,往往同時指「倫理學」與「倫理」。在西方,倫理、倫理學一詞源出希臘文,意為態度、氣質、習慣、風俗、習俗等。[05] 古希臘哲學家 Aristotles (西元前384-322 年) 賦予該字倫理的和德行的含義,最早以倫理學命名的書為《尼各馬可倫理學》。在古羅馬時期,除了外來語 ethica 之外,Cicero (西元前106-43年) 所使用的道德哲學 (philosophia moralis) 一詞廣為流傳,一直到中古世紀仍在使用。   在日常用語中普遍使用「道德」一詞相對於「倫理」一詞,其界限並不清楚,而且兩個字甚至經常被視為同義字。英語概念也有類似的情形,moral 與 ethics。在德語世界又更複雜,不只 Moral 與 Ethik 之間關係模糊,倫理 (Ethik) 又與 Ethos 與 Sittlichkeit 相混淆。另一方面對道德 (Moral) 之理解,經常類似或相同於 Sitte,後者又有「風俗」、「慣例」及「習慣」之意。「倫理學」一詞,「ethics; Ethik(倫理學)」與「道德哲學」(moral philosophy; Moralphilosophie) 之間,並用的情形也一樣。[06] 其意義可以由多重角度切入,例如:1. 廣義地,對倫理現象作任何理論研究均可稱為倫理學 [07]。2. 對於應該、必須、義務、道德規則、正確、錯誤、責任、責任心等概念的分析;道德或道德行為的性質的研究;道德的善的生活的研究 [08]。3. 研究人的行為的絕對規範科學 [09]。4. 察其事象,求其法則,衡其價值,窮究理想上至善之鵠,而示以達之之方,曰倫理學 [10]。5. 它是一門關於風俗或道德的科學 [11]。6. 是研究善惡、是非標準以及行為準則等問題的哲學學科 [12]。   倫理學的主要論題,具普遍性的,例如道德(善)的本質、起源和發展;道德與物質生活的關係、個人利益與整體利益的關係;道德的最高原則;道德評價的根據;人的價值等等。以比較具體的說法,例如什麼樣的行為是正當的?什麼樣的品性才是符合道德的?在評價人們的行為和品性時,應以什麼為標準?在生活中,應該履行什麼樣的義務?倫理學的個別議題,如同法學一樣,除了抽象、普遍的議題之外,例如價值、標準、目的、行為、後果、風險、選擇、控制、自主、責任、公正、人權、良心、同情…等。有些也是具有時代性,例如生物倫理學、環境保護、隱私、動物福利、安樂死、幹細胞、轉殖、轉基因生物、武器等等。這些倫理學的議題,終究會逐步涉及、進入法學、法律政策的討論。[13]   倫理學範疇可由多方面觀察,有理論倫理學 (theoretical ethics) 與應用倫理學 (applied ethics; angewandte Ethik);依行為目的,有享樂論的倫理學(hedonistische Ethik)、幸福論的倫理學 (eudaimonistische Ethik)、功利論的倫理學 (utilitaristische Ethik);依義務來源依據,有自律倫理學 (autonome Ethik)與他律倫理學 (heteronome Ethik);依規範方式,有形式倫理學 (formale Ethik) 與實質倫理學 materiale Ethik) 等,這些也都是探討法律倫理學的基礎知識之一。   至於實踐倫理學或應用倫理學,與今天生活直接關聯者,隨生活領域的多樣化,不勝枚舉:職業倫理 (professional ethics; Berufsethik)、產業倫理(專利師法§22)、企業倫理 (Unternehmensethik)、商業倫理 (business ethics)、市場倫理 (marketing ethics)、消費倫理 (Konsumethik)、經紀業倫理(不動產經紀業管理條例§7)、媒體倫理 (media ethics; Medienethik)、出版倫理 (publication ethics)、網路倫理 (internet ethics; network ethics)、資訊倫理 (information ethics)、公共倫理 (public ethics)、行政倫理 (administrative ethics, ethics in administration)、學校行政倫理 (school administration ethics)、公務倫理 (public administrative ethics)、管理倫理 (managerial ethics)、國家倫理 (Staatsethik)、政黨政治倫理 (parteipolitische Ethik)、政治倫理 (ethics in politics; politische Ethik)、國際關係倫理 (international ethics)、司法倫理(法官、檢察官、檢察事務官)、醫學(醫事)倫理 (medical ethics; medizinische Ethik; 行政院衛生署組織法§6)、護理倫理 (nursing ethics)、藥學倫理(藥師法§21)、醫療倫理 (clinic ethics)、臨床醫療倫理 (ethics in clinical Practice)、科技倫理 (technology Ethics; Technikethik)、科學倫理 (ethnics of science)、生命(生物)倫理 (bioethics; Bioethik)、生命醫學倫理 (biomedical ethics)、生命(生物)科技倫理 (ethics of biotechnology, biotechnology ethics)、生態倫理 (ecological ethics; ökologische Ethik) …等等。這些概念部分已經出現在現行法,我們可以預見,未來還會隨科技與職業的分支化而增加,並且逐漸成為法律規範的內容。 參、法律倫理學的意義與議題   法律倫理學 (legal ethics; Rechtsethik) 探討的主題相當多,一般最常想到的是職業倫理,不同的行業,各有其職業倫理,例如法律人的專業倫理,依其職業主要有律師倫理、法官倫理、檢察官倫理,法學教育人員所涉及的則有學術倫理。對法律人而言,主要是指法官倫理、檢察官倫理以及律師倫理;這些法律人的倫理,雖不是全部,但偏重在個人倫理 (Individualethik) 。然而法律倫理學並非僅侷限於職業倫理,比法律人的職場倫理更早幾千年就已發展出許多法律倫理學的主題,例如:自由意志、行為的責任性、行為的目的、法律的基礎、是非善惡的標準、權利、義務、拘束力、制裁、合法性、正當性、公正、正義、自然法、自然權利、各種法律或制度的倫理學基礎…等等。   自從 1992 年律師法修法十多年後,最近幾年,有許多資深的律師對年輕律師有所感慨,主張應該將法律倫理列入考試科目,在考選部的相關會議也得到共鳴。本文將論述法律倫理學的意義與性質,並嘗試對於法律職業倫理,劃出下列五個範疇: 一、法律倫理:(一)法律與倫理、道德之關係、(二)倫理價值:多元價值與寬容、正義與仁慈、功利主義與公正、良知、錯誤的良知、自由意志與自律、(三)責任、(四)私益與公益、(五)權利與義務、(六)保守秘密:洩漏或違法使用業務、職務上所知悉之秘密、(七)迴避:身份關係、利害關係、其他特定關係、(八)誘導詰問、誘導發問、(九)職業尊嚴、榮譽及形象、(十)充實知識技能、(十一)個人倫理:敬業(嚴謹審慎、守時、效率)、廉潔、謹言慎行、禮節、修養、(十二)職業倫理之實現:自律、他律、監督(司法行政監督、職業監督)、處罰(刑罰、紀律罰)、評鑑制度、懲戒制度(懲戒組織、懲戒罰)。 二、司法倫理:(一)基本原則:平等原則;實質正義與程式正義;尊重原則;相當性原則:罪刑相當、比例原則;處罰法定原則、(二)司法公正、中立、不偏頗、(三)司法公信力、(四)處罰的正當性、(五)當事人充分陳述之機會、(六)政黨及政治活動、(七)兼職與兼業、(八)名銜與社交、(九)餽贈財物、招待、(十)現行法的公務倫理基礎:法院組織法、刑法、刑事訴訟法、公務員服務法、公務員人員考績法、公務員懲戒法、宣誓條例、行政院所屬公務人員贈受財務及接受招待辦法等。 三、法官倫理:(一)法官的獨立性:司法獨立、審判獨立、外在獨立、內在獨立、(二)填補法律漏洞:自然法與超實證法、(三)法官不語、(四)法官與媒體、(五)現行法的法官倫理基礎:各級法官自律委員會實施要點、法官評鑑辦法、法官法(草案)、法官守則、法官倫理規範(草案)等。 四、檢察官倫理:(一)偵查不公開、(二)檢察官與媒體、(三)檢察一體、(四)服從義務及其界限、(五)現行法的檢察官倫理基礎:檢察官守則、檢察官評鑑辦法、檢察改革白皮書、檢察官參與飲宴應酬及從事商業投資應行注意事項、法務部所屬檢察機關人員獎懲標準表、法務部暨所屬各機關端正政風防制貪瀆工作方案要點等。 五、律師倫理:(一)社會責任、(二)職業義務、(三)忠實義務、(四)真實義務、(五)接案問題、(六)律師與司法人員的關係、(七)律師與對造當事人的關係、(八)律師與其他律師的關係、(九)現行法的職業倫理基礎:律師法、律師倫理規範、中華民國律師公會全國聯合會章程等。 肆、倫理學的影響:從神話、習俗到法律   人類文明的發展,早期與神話密切關聯,透過口耳相傳的神話,傳遞了許多價值觀、宗教、規範概念。以古希臘文 nomos 一字為例,最初是指由天神宙斯所維持的秩序,後來也有習俗、慣例之意,並延伸到規範、規律、法律意涵。[14] 縱使在今天觀察,法律還是與倫理道德有密切關聯,它是一種與價值相關的規範。在此舉古希臘悲劇 Oedipus 說明,並連帶提及女媧神話。   希臘神話中底比斯 (Thebes) 國王的兒子 Oedipus 出生時,Delphi 神殿的神諭表示,他會弒父娶母。國王命令將他丟棄在野外,然而奉命執行的牧人心生憐憫,偷偷將嬰兒轉送給科林斯 (Corinth) 的國王扶養長大。Oedipus 不知道科林斯國王與王后並非自己親生父母,為避免神諭成真,便離開科林斯並發誓永不再回來。在流浪途中的一個十字路上,Oedipus 與一群陌生人發生衝突,失手殺了人,其中正包括了他的親生父親。又破解獅身人面獸 Sphinx 的謎題,娶底比斯 (Thebes) 國王的遺孀(即他的母親)為妻,取得王位。後來,受 Oedipus 統治的國家不斷有災禍與瘟疫,他因此向神祇請示,在先知的揭示下,Oedipus 才知道終究應驗了他之前殺父娶母的不幸命運。震驚不已的母親羞愧地上吊自殺,而同樣悲憤不已的 Oedipus,則拿著母親的胸針刺瞎了自己的雙眼。Oedipus 與母親所生的女兒 Antigone 陪父親自我放逐,隨行照顧,也培養出獨立自主的個性。另一女兒 Ismene 則由 Oedipus 的妹夫 Creon 撫養長大,個性上比較服從權威。Antigone 的哥哥 Polyneices 搶奪王位失敗,國王 Creon 拒絕將他下葬,要讓他屍骨曝曬,Antigone 不顧妹妹 Ismene 的勸告,堅持要將哥哥 Polyneices 下葬。   Sophocles (496-406 B.C.) 的悲劇 Oedipus 與 Antigone 所表現倫理觀,對西方的文明、道德、法律、宗教影響深遠,悲劇內有很多意志與命運對立,互相抗拒,又互相依存。在法學論述方面,可由不同的角度提出法律問題來探討,例如是否能埋葬其兄長一事,顯現出法律二元論 (Rechtsdualismus) 的觀點──國王的禁令與神法之間的衝突,衍生出反抗權問題 [15]、反抗權的根據 [16]、法律與倫理道德衝突 [17]、超制定法與良知信念衝突 [18]、制定法與正義的關係 [19];弒父娶母涉及應報理論 (Vergeltungstheorie) [20]、贖罪 [21]、罪責與適當刑罰 [22];國王 Creon 之子也因國王偏離正道,而處於法律與倫理孝道之間的決擇困境 [23]。另外,也有由此悲劇探討法律美學 [24]、信念犯 (Überzeugunstäter) 問題 [25]。   除此之外,女媧也是屬於神話人物,故事中比較有名的是「女媧造人」[26]、「女媧補天」[27];與法律及倫理概念相關的,則是「兄妹締婚」的傳說。她與伏羲是兄妹,二人結婚而產生人類,亦即伏羲和女媧既是兄妹,同時也是夫妻。雖不如 Oedipus 母子結婚生子的震撼,也是相當令人訝異,因為站在今天的倫理或法律觀,此種血緣婚姻是不被容許的。遠古洪荒年代,人類或人類祖先的繁殖與團體生活狀態,欠缺相關的證據,近親繁殖是可以想像的,這在其他動物世界也不算少見,甚至生物界的雌雄同體 (hermaphroditism) ,所在多有。   再者,我們可以看到,相當多的重要經典文獻,描述遠古人類的「自然狀態」(Naturzustand; natural state)。洪荒之世,人與禽獸相近,行為並無今天所謂的是非對錯,例如霍布士 (Thomas Hobbes, 1588 - 1679) 認為在自然狀態中,各人只顧自己的生存。由於每人都有無限度的自由,為了求得生存,維護安全,可以任意運用自己的力量為所欲為。這種生活情形,乃是孤苦、貧困、危險的,人們處在「人人交戰」的狀態 (bellum omnium contra omnes) 中,根本沒有所謂的是非、公正與不公正的概念,也沒有所有權制度。任何人只要能拿到什麼,且不被別人搶奪,這個東西就屬於他的。這種自然狀態的見解,形成他特有的法律、國家觀。人類除了求生存的本能外,還有理性,理性本身即已明示何者應為,以克服人類的不合群性。[28] 又如管子認為「古者未有君臣上下之別,未有夫婦妃匹之合,獸處群居,以力相征,於是智者軸愚,彊者凌弱,老幼孤獨,不得其所。」[29] 其他法家與道家也是有類似自然狀態的見解與描述。   先人惡男女關係混亂,因而創設婚姻制度,古人雖無現代生物學的知識,但長期觀察經驗,近親結婚導致後代生理、心理異常現象,亦即今天所稱的基因缺陷,其機率增大。除了「家庭倫理」為理由之外,似乎未見其他根據。從近親血緣婚姻所產生後代現象面的經驗,自然而然發展出一套相關的倫理觀,也因而影響到法律制度。例如現行刑法第 230 條規定:「與直系或三親等內旁系血親為性交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伍、職務倫理的立法趨勢   如前言所述,與「博愛座」相類似情形,以前的法律,並未在條文內要求職業倫理。例如律師的行為經由律師職業倫理足以規範時,就不需要法律,特別是刑法規定。當職業倫理不足以規範律師的行為時,法律必須在此加以協助,此稱之為補助性原則 (Subsidiaritätsprinzip) [30]。   律師法自 1992 年修法後,於第 2 條要求律師應遵守律師倫理規範,另於第 15 條第 2 項規定,全國律師公會聯合會應訂立律師倫理規範。其後,社會工作師法 (1997 年) 第 18 條規定:「社會工作師之行為必須遵守社會工作倫理守則之規定。」政府採購法 (1998 年) 第 112 條規定:「主管機關應訂定採購人員倫理準則。」為確立立法委員倫理風範及行為準則,而制定「立法委員行為法」 (1999 年)不動產經紀業管理條例 (1999 年制定,2001 年修正) 第七條要求經紀業同業公會全國聯合會應訂立經紀業倫理規範地政士法 (2001 年) 第 35 條要求地政士公會全國聯合會應訂定地政士倫理規範。法醫師法 (2005 年) 第 29 條規定,法醫師公會應訂定倫理規範。其他的法律,立法委員倫理(立法委員行為法§001)、律師倫理(律師法§§2,15,39;法律扶助法§27)、採購人員倫理(政府採購法§112)、志工倫理(參見志願服務法§19)、地政士倫理(地政士法§§35,47)、法醫師倫理(法醫師法§33)、呼吸治療師倫理(呼吸治療師法§35)、營養師倫理(營養師法§49)、助產人員倫理(助產人員法§53),也是如此。 陸、倫理與司法:倫理規範作為解釋法律與包攝的準據   近幾年有一些司法案件,連法律外行人都感到匪夷所思。在開放自由的社會裏,民智大開,司法的素質也同時面臨重大的挑戰;在媒體自由發達的情況下,司法的悖理或失誤,立即會呈現在社會大眾面前。在改善司法官的素質方面,其中一項工作就是加強法律倫理學的知識與實踐。例如有一男子在桃園一家超市見一少女獨自看守櫃臺,進入櫃臺內強行抱住她,並親吻對方臉頰達一、兩分鐘,因而被控妨害自由及強制猥褻罪。一審法官認為親吻少女臉頰「合乎國際社交禮儀」,僅依妨害自由論罪。檢察官不服,提起上訴。高院僅認為男方的行為失檢,並改用刑責更輕的強制罪,改判有期徒刑四月。此案件的爭議問題之一在於該行為是否構成妨害自由、強制或強制猥褻,關鍵在於對「強行抱住親吻」此一事實的評價。與倫理相關者為禮儀問題;倫理雖不等於法律,但在解釋法律與包攝 (Subsumtion) 時,扮演關鍵性的角色。法官在判決內認為「親吻臉頰屬於國際禮儀」,單就該句話並不當然是錯誤,不過進行法律評價時,並非單點或單向,而必須將相關情境、關聯事實納入。相信本地一男子與少女在超市,應非「國際場合」,因而此案件與「國際」無關,沒有「國際禮儀」的問題。被吻少女與被告互不認識,且非瞭解情境及自願,此種「強吻」臉頰,難以想像是「社交禮儀」,依一般倫理規範來看,應該是一個「失禮」的行為。法官異乎常人的倫理觀念,令人側目,也難怪有人反應「法官的人格嚴重偏差,應該失去法官的資格」、「他應該要去看心理醫生」。檢察總長認為強吻陌生女子的行為已逾越人與人交往的分際,就是很典型以倫理規範的角度評價該法官的判斷。   在刑法領域,判斷行為違法性時,倫理觀念就扮演決定性的角色。例如有人擅用他人之空白信紙一張,其行為符合刑法第 335 條第一項侵占罪構成要件,此行為是否具有違法性而會成立犯罪?違法性的判斷分為形式違法性與實質違法性,前者以現行實證法為判斷基準。後者則謂行為之違法,不僅在形式上須違反刑法或其他刑罰法規之規定,更須違反社會倫理秩序,與法律全體精神,亦即行為必須逾越社會之常軌,才具有實質違法性。擅用空白信紙一案,判例認為行為雖符合犯罪構成要件,但無實質之違法性時,仍難成立犯罪;「信紙一張所值無幾,其侵害之法益及行為均極輕微,在一般社會倫理觀念上尚難認有科以刑罰之必要。且此項行為,不予追訴處罰,亦不違反社會共同生活之法律秩序,自得視為無實質之違法性,而不應繩之以法。」[31] 柒、結語   法律倫理學的議題非常廣泛,隨著時間經過,會產生新的或當代特有的倫理、法律議題,例如生命(生物)倫理、生態倫理、網路倫理、環境倫理就是一些典型的例子,想要對法律倫理學做一個整體性的論述,幾乎是不可能的。再者,倫理涉及價值觀,不同時代、不同地區的價值觀不盡相同,也因而影響特定時代特定地區的倫理觀,並進而衝擊到現行法律,例如同性戀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當然也有紛爭千年一直難有共識的議題,例如安樂死的免刑或除罪爭議;也有共識但不高的,例如廢除死刑的問題。至於特定種族習俗,而處於法律灰色地帶的,例如西藏的天葬。這些都顯示出倫理價值觀的差異,而同時也顯現在法律政策上。最近一年多來,探討法律職業(法官、檢察官、律師…)倫理的熱潮方興未艾,但若要有堅實的根據以及處理漏洞、灰色地帶的能力,最後還是要回歸理論的法律倫理學 [32];另外在法學方法論方面,如何以倫理為解釋法律的資料,甚至作為填補法律漏洞的依據,這一部分是未來發展上,重要的核心部分,且尚待開展。 [01]《禮記.曲禮下》「儗人必於其倫。」注:「倫,猶類也。」不同的區分關係,例如《禮記.祭統》「夫祭有十倫焉:見事鬼神之道焉,見君臣之義焉,見父子之倫焉,見貴賤之等焉,見親疏之殺焉,見爵賞之施焉,見夫婦之別焉,見政事之均焉,見長幼之序焉,見上下之際焉,此之謂十倫。」 [02]《孟子.滕文公上》「人之有道也,飽食、煖衣、逸居而無教,則近於禽獸。聖人有憂之,使契為司徒,教以人倫:父子有親,君臣有義,夫婦有別,長幼有序,朋友有信。」《孟子.離婁上》「察於人倫,」注:「倫,序也。」 [03]《周易.說卦》「窮理盡性以至於命。」《周易.繫辭上》「易簡而天下之理得矣。」《禮記.樂記》「不能反躬,天理滅矣。」《禮記.中庸》「文理密察,足以有別也。」朱注:「理,條理也。」《荀子.正名》「道也者,治之經理也。」注:「理,條貫也。」 [04] 《禮記.樂記》「凡音者,生於人心者也;樂者,通倫理者也」。董仲舒《春秋繁露.人副天數》「行有倫理,副天地也。」劉安《淮南子.要略》「經古今之道,治倫理之序,總萬方之指,而歸之一本。」賈誼《新書.時變》「商君違禮義,棄倫理,並心於進取,行之二歲,秦俗日敗。」賈誼《新書.輔佐》「祧師,典春以掌國之眾庶四民之序,以禮義倫理教訓人民。」王充《論衡.書虛》「夫亂骨肉,犯親戚,無上下之序者,禽獸之性,則亂不知倫理。」 [05] Vg. Mittelstraß, J. (Hrsg.), Enzyklopädie. Philosophie und Wissenschaftstheorie. Band 1: A-G, Stuttgart, Weimar 2004, S.592; Schmidt/ Schischkoff, Philosophisches Wörterbuch. 20.Aufl., Stuttgart 1978, S.165; Müller, M./Halder, A. (Hrsg.), Kleines Philosophisches Wörterbuch. 5.Aufl., Freiburg 1976, S.78; Ulfig, A., Lexikon der philosophischen Begriffe, 2.Aufl., Wiesbaden 1999, S.117; Angeles, P.A.,哲學辭典 (The Harper Collins Dictionary of Philosophy) ,初版,台北 1999,第 132 頁。 [06] S. Kaufmann, Arth., Rechtsphilosophie, 2. überarbeitete und stark erweiterte Auflage. München 1997, S.213.(以下簡稱 Kaufmann, Arth. 註 [06], Rechtsphilosophie) [07] S. Brugger, W., Philosophisches Wörterbuch. 17. Aufl., Freiburg 1985, S.97ff. [08] Angeles, 註 [05],第 132 頁。 [09] 陳百希,倫理學,11 版,台北 1993,第 17 頁以下。 [10] 黃建中,比較倫理學,6 版,台北 1982,第 21 頁。 [11] 包爾生 (Paulsen),倫理學體系(何懷宏、廖申白 譯),台北 1989,第 8 頁。 [12] 大辭典(上),台北 1985年,第 292 頁。 [13] 例如 2007年 10 月 17-19 日與日本學者舉辦「台灣與日本法律文化」研討會,提出「法律倫理學之概念及其實踐─以法律職業倫理為例」,2008 年 04 月 22-23 日與西班牙學者舉辦「法律理性與生物科技」研討會,提出「生物倫理、生物法律與生物政策」的引言,都是具時代性的議題。其他議題,參見 劉幸義,法理學的特質與展望──兼論考夫曼 Kaufmann 法律哲學的書與人,月旦法學雜誌 64 (2000.09.), 第 24-32 頁。 [14] Vgl. Friedrich, C.J., Die Philosophie des Rechts in historischer Perspektive. Berlin, Göttingen,Heidelberg 1955, S.7.; Verdross, Alfred, Abendländische Rechtsphilosophie. 2. Aufl., Wien 1963, S. 3; Adomeit, K., Rechts- und Staatsphilosophie. Bd.I: Antike Denker über den Staat. 3.Aufl. Heidelberg 2001, S.33; Marcic, Rene: Geschichte der Rechtsphilosophie. Freiburg i.B. 1971, S.157ff.; Rode, K., Geschichte der europäischen Rechtsphilosophie. Düsseldorf 1974, S.6. [15] Vgl. Stüttler, J. A., Das Widerstandsrecht und seine Rechtfertigungsversuche im Altertum und im frühen Christentum (1965), in: Kaufmann, Arth. (Hrsg.), Widerstandsrecht. Darmstadt 1972(以下簡稱 Kaufmann 註 [15], Widerstandsrecht), S.010; Baur, F., Widerstandsrecht und Widerstandspflicht des Staatsbürgers (1962), in: Kaufmann, Widerstandsrecht, S.503f.; Stammler, R., Rechtsphilosophische Grundfragen. Bern 1928, S.51. [16] Tsatsos, Th., Zur Begründung des Widerstandsrechts (1962), in: Kaufmann, Arth. 註 [15], Widerstandsrecht, S.505. [17] Radbruch, G., Gesamtwerke, Band 1: Rechtsphilosophie I., Heidelberg 1987, S.101,237. [18] Kaufmann, Arth., Das Gewissen und das Problem der Rechtsgeltung (1991), in: Kaufmann, Arth., Über Gerechtigkeit. Dreißig Kapitel praxisorientierter Rechtsphilosophie. Berlin 1993, S.128; Kaufmann 註 [06], S.200. [19] Maynez, E. G., Vom Wesenssinn des Rechts. Das Naturrecht und das Rechtsprinzip vom zureichenden Grund, in: Kaufmann, Arth. (Hrsg.), Die ontologische Begründung des Rechts. Darmstadt 1972, S.202; Hoffmann, H., Einführung in die Rechts- und Staatsphilosophie. Darmstadt 2000, S.72ff. [20] Brieskorn, N., Rechtsphilosphie. Stuttgart 1990, S.139. [21] Kaufmann, Arth., Recht und Gnade in der Literatur (1983), in: Kaufmann, Arth. Beiträge zur juristischen Hermeneutik sowie weitere rechtsphilosophische Abhandlungen, Köln, Berlin, Bonn, München 1984, S.231. [22] Kaufmann, M., Rechtsphilosophie. Freiburg, München 1996, S.317. [23] Hippel, Ernst v.: Zum Problem des Widerstandes gegen rechtswidrige Machtausübung, in: Kaufmann註 [15],Widerstandsrecht, S.419f.; Arndt, Adolf: Agraphoi Nomoi (Widerstand und Aufstand) (1962), in: Kaufmann 註 [15], Widerstandsrecht, S.538. [24] Radbruch, G., Gesamtwerke, Band 2: Rechtsphilosophie II, Heidelberg 1993, S.341. [25] Radbruch, G., Gesamtwerke, Band 8: Strafrecht II, Heidelberg 1998, S.137, 178. [26] 女媧造人神話有二,一則風俗通所記者,云:「俗說天地開闢,未有人民,女媧摶黃土作人,劇務,力不暇供,乃引繩於泥中,舉以為人。故富貴者,黃土人;貧賤凡庸者,□人也。」(太平御覽卷七八引)貧富貴賤之別,乃階級社會階級烙印,非神話本旨,置勿論可也。此女媧造人神話之彰明顯著者也。一則見諸淮南子說林篇,較隱晦,云:「黃帝生陰陽,上駢生耳目,桑林生臂手,此女媧所以七十化也。」高誘注云:「黃帝,古天神也,始造人之時,化生陰陽。上駢、桑林皆神名。」則是以女媧為主之諸神造人神話也。「黃帝生陰陽」,疑陰陽即陰陽性器官。「女媧七十化」,「化」當作「化育」解。說文十二云:「女媧,古之神聖女,化萬物者也。」即此「化育」之意也。見:山海經、海經新釋卷十一、山海經第十六、大荒西經) [27] 女媧補天記載,例如:淮南子,卷六 覽冥訓:「往古之時,四極廢,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載,火爁炎而不滅,水浩洋而不息,猛獸食顓民,鷙鳥攫老弱。於是女媧鍊五色石以補蒼天,斷鼇足以立四極,殺黑龍以濟冀州,積蘆灰以止淫水。蒼天補,四極正,淫水涸,冀州平,狡蟲死,顓民生。」又如許慎,說文女部:「媧,古之神聖女,化萬物者也。」 [28] Vgl. H.J. Störig, Kleine Weltgeschichte der Philosophie. 12. Aufl., Stuttgart 1981, S.304; W. Euchner, Naturrecht und Politik bei John Locke. Frankfurt a.M. 1979, S.167; L. Strauss, Naturrecht und Geschichte. Frankfurt a.M. 1977, S.261; Verdross, A., Abendländische Rechtsphilosophie. 2. Aufl., Wien 1963, S.115. [29] 見管子 ,君臣下第三十一。 [30] 關於補助性原則的概念,參見 Kaufmann 註 [06], S.224f. [31] 見74台上字第 4225 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