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幸義 Shing-I LIU

關於部落格
  • 4041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司法官的養成教育環境-法學院之組織

全國司法改革會議提案 1999 年 07 月 06-08 日,司法院主辦 提案者:劉幸義 教授 Shing-I LIU 司法官的養成教育環境-法學院之組織 第一部分 1999.07.06. 提案相關資料     壹、背景說明     貳、具體方案     參、實施步驟及時程     附件1:大學法及其他相關法規     附件2:不適合以現行「學系」方式設立「法學院」的理由     附件3:其他國家大學法學院設立法律專業研究所參考資料     附帶參考資料:「法律學院」名稱修改為「法學院」 第二部分:1999.07.07. 程序補正發言 第三部分:1999.07.08. 書面說明 第一部分 1999.07.06. 提案相關資料 壹、背景說明 一、司法改革期待能夠提昇司法官審判與偵查的正確性與公正性,要達此目標,不是當一個人成為司法官或律師之後,才對他有所期待與要求,才從事司法官與律師「訓練」。一個人如何成為司法官或律師的過程,即法學教育的整體性設計,也是不可忽視的,法學院的組織就是其中一環。近年來全國許多大學開始新設法學院(或法律學系、法律研究所),舊大學的法律學系也逐漸擴張為法學院,若起步正確,可避免遭受不良後果後再亡羊補牢,徒費國家人力與物質資源。 二、現行大學法施行細則未考慮到法學學科之特性,未如舊大學法時代(1994年之前),在大學規程(由教育部制定之法規命令)第五條內,另設法學院之除外條款。(參見附件1) 三、法學院不適合以現行「學系」方式設立。(詳細理由見附件2) 四、法學院之規劃應將教師與學生分別為二個平行的組織。教師就其性質最接近之專業領域,納入該研究所,學生則納入法學院,分別有學士班、碩士班及博士班。法學院之學術行政單位組織如下:       ┌  一、民法研究所   法學院 ┼  二、刑法研究所       │  三、公法研究所       └  四、……研究所 五、本規劃之特色:   1.符合法學學科之特性: 依法學內部之不同專業領域或發展研究方向,分設各研究所,此種設計之組織符合法學這一學科之分類性質。(參見附件2.一、)   2.確保教師之專業素質: 由於將教師納入各專業研究所,故專業明確化。且教師升等、聘任時,第一審級由相同(或最相近)領域之教師擔任評審人,能力上最適格,較能落實要求升聘教師必須具備良好的專業知識。教師確實專業化,未遂的司法官、律師可學習到更好、更精的法律知識。(參見附件2.五、)   3.減少聘任之人情弊端: 聘任教師時較能因課程之需要而找人擔任教師,避免僅因人際關係良好,即使法學院不需要該專長之人,仍可透過運作而受聘為教師。對此類的人情弊端,可藉專業研究所之設計而減少發生。(參見附件2.五、)   4.維護及保障學生權益: 避免大學生尚未具備法學基本知識之前,就限定其專業領域。本規劃可使大學生能夠依興趣、專長,自由選擇專業領域發展,藉以保障其學習自由與人格自由發展之權益。(參見附件2.二、)   5.具備前瞻性與國際觀: 先進國家的一流大學,在專業學術研究考量之下,設立各種法律專業研究所,組成法學院。未來法學院各研究所以對等機構方式,比較能夠與外國相同(或最接近)專業領域研究所做較適當、良好的往來,以促進及提高國際學術交流之可能性。(參見附件3) 貳、具體方案 一、本規劃雖不牴觸現行法律(大學法、學位授予法)與教育部之法規命令(大學法施行細則、學位授予法施行細則),但卻是我國前所未有的新設計。為能落實此種組織規劃,應仿舊大學法時代的大學規程第五條方式,將法學院的組織,與其他學院不同,另做規定。(參見附件1) 二、修改現行大學法施行細則第三條(增訂第三項)   Ⅰ 〔略〕   Ⅱ 〔略〕   Ⅲ 法學院得不設學系,而依法律專業領域分設研究所。教師歸屬研究所;學生直接歸屬法學院,得分設學士班、碩士班與博士班。 參、實施步驟及時程   建議教育部修正大學法施行細則第三條,可立即實施。 附件1:大學法及其他相關法規 大學法 §5   〔學術行政組織〕   Ⅰ 大學分設學系,亦得單獨設研究所。   Ⅱ 大學得在學系及研究所之上設學院。   Ⅲ 學院、學系及研究所之設立、變更或停辦,須經教育部核准。 §8     各大學應依本法規定,擬定組織規程,報請教育部核定後實施。 §20  〔三級三審〕   Ⅰ 大學設校、院、系(所)教師評審委員會,評審有關教師之聘任、聘期     、升等、停聘、解聘等事宜。 §22  〔學位區分〕   Ⅰ 凡曾在公立或已立案之私立高級中等學校或同等學校畢業,或具有同等     學力,經大學公開招生並經錄取者,得入學修讀學士學位。   Ⅱ 凡取得學士學位,或具有同等學力,經大學碩士班公開招生並經錄取者     ,得入學修讀碩士學位。   Ⅲ 凡取得碩士學位,或具有同等能力,經大學博士班公開招生並經錄取者     ,得入學修讀博士學位。但碩士班研究生修讀期間成績優異者,得申請     逕修讀博士學位。   Ⅳ 〔略〕   Ⅴ 〔略〕 大學法施行細則 §3   〔系所合一〕   Ⅰ 本法第五條第一項所稱大學分設學系,涵蓋與各該學系相同或性質     相近之碩士班及博士班;所稱單獨設研究所,係指單獨設立在該大     學未設相同或性質相近學系之研究所。   Ⅱ 各學系及研究所得分組教學。 學位授予法 § 2  〔學位種類〕   Ⅰ 學位分學士、碩士、博士三級,由公立或已立案之私立大學或獨立學院     (以下簡稱大學)授予。   Ⅱ 大學所授予之各級、各類學位名稱,由各校定之,報教育部核備後實施。 大學規程 §5     大學各學院依學科之性質分設學系,除法學院得專設法律學系外,     其餘各學院至少應分設三學系。各學院分設學系之名稱另訂之。 附件2:不適合以現行「學系」方式設立「法學院」的理由 以具體實例說明,例如某大學法學院組織草案如下:      一、法學學系(學士班、碩士班、博士班) 法學院  二、司法學系(學士班)      三、財經法學系(學士班) 一、不符合法學本身性質之分類   大學內一般係依不同學科而分別設立學系,但若以學系方式組成法學院,會造成錯誤,甚至荒謬的結果(參見圖表)。若一個學系的學科在邏輯上涵蘊另一個學系的學科,例如法學涵蘊財經法學,亦即財經法學屬於法學領域範圍內,以此分為二個學系,顯然是錯誤的。若忽略大學學系(學門)的本質,而以法律人未來可能的出路分設學系,則除了「司法學系」之外,應該也有「法律教授學系」、「立法委員學系」、「律師學系」…等。 二、限定大學生依興趣學習之自由   大學部(即學士班)學生在法學領域上只是初學入門者,不宜在此階段就設定專業領域(例如財經法學系)。對一個尚不知法學或法律到底是什麼的人要求他在具備整體性的基礎知識之前,就要在法學領域內選擇其一,顯然是不合理的。   在法學範圍內,不同人也會有不同的興趣領域,大學部學生(即學士班)在基礎的學習階段,這方面的選擇自由應受尊重與保障。換言之,即使在繁重的法學基礎課程負擔下,至少在大學四年級時仍應有依自己興趣方向(例如民法、刑法、經濟法…等),多選一些專題研究課程的機會,同時作為未來進入研究所(即碩士班、博士班)的前置階段,報考符合自己興趣、專長的組別。 二、名實不符的準司法官教育環境   對於不當限定大學部學生依興趣學習的機會,也有人不以為然地說,事實上他們所修的課程幾乎完全一樣,問題沒有那麼嚴重。其實剛好顛倒過來,問題是更嚴重。既然在組織規則上設定區分,事實上卻又幾乎沒有什麼區分,這正告訴這些未來的司法官,法規的性質僅供參考用,不必在意;在學習期間就習慣於掛羊頭賣狗肉的制度,欠缺是非感。另外,不同學系(或組)的課程幾乎完全一樣,且觀看其課程內容,正也證明其基礎課程的繁重,難以在學士班就做出專業區分。   也有教師臉上好像很無奈地說,沒有辦法,為了向教育部多爭取一班的員額,只好弄出一些名目。如此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幾近「造假」,對外宣稱這二個或三個學系(或組別)是不同的,對內又說沒有什麼不同。有誰相信,在這種雙重人格環境下成長的學生,將來擔任司法官會有良好的品德?   就碩士班與博士班之設立而言,司法學系的碩士班是否培養庭長人才,博士班則培養院長儲備人員。比較法學系也有類似的疑問,其碩士班是否只比較一個外國的法律,博士班則比較多國法律。如果以上皆非,為何只有法學學系才有碩士班與博士班?分配在此系的教師到底是法學程度比較好或者比較「有力」,才能「擠」進去?   教師知道對碩士班與博士班學生應做民法、刑法、行政法等組別分類,卻不知道對自己也應就這些方向在教師組織上做分類,究竟是「知小不知大」?或者有雙重標準?由上述事例顯然可以看出,法學院以設立學系的方式組成,非常可能造成師生下意識人格分裂而不自知。 四、教師結構混亂、製造山頭林立   各學系都同樣需要民法、刑法、憲法…等科目的教師, 1.若依現行制度,各學系各自獨立運作,則一方面,單一系內師資員額絕對不足以擔任法學基礎教育科目;各學系也難以規劃各不同專業教師的分配名額。另一方面,也可能會造成全法學院各專業領域教師員額不當的情形,例如全法學院財經法教師共有十人、刑法教師才二人。 2.若師資員額由法學院統籌規劃,則表示教師與學生分開規劃處理,不再是原本的「學系」常態。此際,正凸顯出教師與學生為法學院下的二個平行組織,且不設學系而專設研究所才是正確的。   此外,在較極端、不良的情形下,也可能造成法學學系不讓財經法學系的教師在法學學系開課,反之亦然。因為各系之間彼此平行獨立,並無義務必須接受他系的教師,如此就有環境可滋生山頭主義。至於在研究所的設計下,根本無從產生這種現象。 五、成立「研究所」可具備「學系」所無之優點   1.教師之不同專業領域定位清晰   教師就其性質最接近之專業領域,納入該研究所,定位清晰。每位教師當年在西歐或北美攻讀博士學位時,即已確定其所屬特定研究所之專業領域;若在國內攻讀博士或或碩士學位,於報考時,也已預先依專業領域分設不同的報考組別。故在專業區分方面,非常明確,無混淆不清之虞。   若分別設立不同學系,則因為教師人數不足,就可能必須開設非自己專長的課程。相當清楚的是,全方位的法學全才本屬不可能。無論是教師專業知識不足,或開設非自己專業的課程,未來的司法官、律師都是「受害者」,如何能期待這些學生有足夠的法學知識,將來可成為優良的法律人,共同維護正當的法律制度。   2.審級制:愈下審級應愈專業化   若以專業研究所之設計,聘任或升等之審查更能符合專業化之需求,例如可避免在第一審即由民法教師評審刑法或憲法教師的著作、資格。專業研究所為第一審、法學院為第二審,在專業審查制度方面,可以比大學內其他學系、學院更趨嚴謹。   3.可以減少聘任教師之人情弊端   大學聘任教師的弊端之一,在於不當的運用人際關係、人情因素。例如提案人服務的單位就曾發生此類情形。當時要新聘教師時,評估專業領域之需求後,登報公開載明專業領域為法理學。如上述,法律人專業領域的區分一清二楚,但因推薦人為「強而有力」人士,造成博士論文寫行政法的人「假冒」法理學專長而聘任進來。   如果法學院設立各種不同專業研究所,就可以大大地減少此種弊端。法學院內需要某特定專業領域人才時,各研究所為聘任程序的第一審。例如民法研究所在進行聘任時,總不能接受一位專業領域為刑法的人的申請。如果真的發生此種情況,明顯的荒謬,連法律外行人也有能力判斷,對此可以套用一個流行用語來描述:「吃相難看」。組織制度的設計固然不能令人為善,但良好的設計確實可以使人減少為惡,這也顯出組織設計的重要性。   4.培養團隊工作與從事學術研究   團隊工作向來是我們最弱的一環,大體而言,通常是個人做個人的。如果以制度性的方式設立研究所,各研究所之主要工作均在其專業領域範圍內,例如規劃及開設各該專業課程、負責碩士博士班考試之專業科目、從事國際及國內學術交流、舉辦學術研討會、接受專業研究計劃…等。可藉以形成教師專業工作團隊,同行不必然是相斥,可以是合作關係,提高研究成果水準。有團隊制度雖非必然等於高效率,但在相同的人和情況下,有制度性的專業組織會比沒有制度性的狀況發揮更強的功能。因為它是長遠的、有規劃的結合,而不是臨時性的組合。   5.組織較靈活,具彈性調整機制   各法學院依發展進度、財政與教師員額等情形,就法學專業區分,分設各研究所。此種設計組織靈活、彈性調整,除基本形態的民法、刑法等研究所之外,例如預見未來十年為歐洲聯盟形成超國家組織的關鍵變動期。為對應此一情勢,確實瞭解歐盟法律形成過程以及其與成員國法律之間的關係,可成立歐盟法研究所。等歐盟法律制度定型後,也可裁撤此一研究所,教師回歸基本形態的研究所。 附件3:其他國家大學法學院設立法律專業研究所參考資料   雖然各國制度不盡相同,大體而言,法學院之下設立法律專業研究所為一項國際趨勢,例如德國(全部大學)、法國(巴黎大學、史特拉斯堡大學…等)、義大利(羅馬大學…等)瑞士(蘇黎世大學、伯恩大學…等)、奧地利(薩爾斯堡大學…等)、瑞典(斯德哥爾摩大學…等)等。英美法系國家也有類似的傾向,例如美國排行前五名之法學院,哈佛大學、史丹佛大學、耶魯大學、芝加哥大學、哥倫比亞大學。   以下為部分國家法學院之下設法學專業部門(名稱不一,例如 Institute, Department, Seminar,…)數量,詳細內容可由國際學術網路取得之各國資料,需要者可自行透過網路取得,或於會議期間至籌備處影印。        ┌────────┬─────┬─────┐        │大學名稱    │研究所數量│ 國家  │        ├────────┼─────┼─────┤        │羅馬大學    │  03   │ 義大利 │        ├────────┼─────┼─────┤        │蘇黎世大學   │  05   │ 瑞士  │        ├────────┼─────┼─────┤        │斯德哥爾摩大學 │  08   │ 瑞典  │        ├────────┼─────┼─────┤        │薩爾斯堡大學  │  18   │ 奧地利 │        ├────────┼─────┼─────┤        │法蘭克福大學  │  05   │ 德國  │        ├────────┼─────┼─────┤        │慕尼黑大學   │  09   │ 德國  │        ├────────┼─────┼─────┤        │波昂大學    │  14   │ 德國  │        ├────────┼─────┼─────┤        │柏林大學    │  03   │ 德國  │        └────────┴─────┴─────┘ 附帶參考資料:「法律學院」名稱修改為「法學院」   理由:參照法律用語理論   1.正確性:語意學上正確,法律學=法學≠法律。   2.明確性:避免歧義,與其他學院之間不會有混淆之虞。   3.簡潔性:名稱愈短愈好、避免冗長。   4.一般性:符合或接近一般用語、已約定俗成,例如東吳大學法學院,美     國、德國某大學法學院。   5.一致性:與教育部所規定的學位名稱一致,法學學士、法學碩士、法學     博士。 ─────────────────────────────────── 第二部分:程序補正發言 1999.07.07. 全國司法改革會議  第三組 程序補正發言  劉幸義 1999.07.07. 一、「司法官的養成教育環境-法學院之組織」乙案於昨日(1999 年 07 月 06日)上午第一次分組會議討論議案前,經決議列為本組第二十三案討論。 二、討論會有多數議題時,基於議事效率及集中思考之故,通常會把性質相同、相近或相關之議題併案或臨接討論,避免相同或相類似發言重複,嚴重者甚至又回頭討論舊案。再者,基於時間因素,本組討論議案並非就個別提案逐一討論,而是以性質相近或相關聯多案併為「組群」討論。 三、基於上述理由,故於昨日下午第二次分組會議(14:00-15:20)時,提議將「司法官的養成教育環境-法學院之組織」乙案併入編號三-一、5.「法官專業化之要求」或編號三-二、3.「法曹…養成過程…」議案討論。 四、經城主席裁示,可在編號三-二、3.議案討論。因此本人撤回第二次分組會議之發言登記,另改在第三次分組會議(15:40-17:00)登記發言。 五、令人遺憾的是,本組於下午五點多整理決議時,有人提議協調小組成員是否可增加一名檢察官,立即引起異議。隨即主席說出「謝謝各位」後,各委員離席解散。本人來不及提出「司法官的養成教育環境-法學院之組織」乙案是否能列為本組之共識。 六、在此建議,如果本組委員多數同意,請將具體方案:修改現行大學法施行細則第三條(增訂第三項)「法學院得不設學系,而依法律專業領域分設研究所。教師歸屬研究所;學生直接歸屬法學院,得分設學士班、碩士班與博士班。」列為本組共識項目之一。 七、附帶說明:   增訂上列第三項後,再綜合其他一般規定,各大學可依其是否新設、現有師資多寡、發展特色,自行選擇下列組織形態:   1.單獨設立一個法律學系。   2.單獨設立一個法律研究所。   3.設立一個法學院,其下既無學系也無研究所。   4.設立一個法學院,其下有二個以上研究所。 ────────────────────────────────── 第三部分:1999.07.08. 書面說明 「司法官的養成教育環境-法學院之組織」書面說明 1999.07.08. 中興大學 法理學暨刑法教授 劉幸義 一、本提案內之具體方案:修改現行大學法施行細則第三條(增訂第三項)「法學院得不設學系,而依法律專業領域分設研究所。教師歸屬研究所;學生直接歸屬法學院,得分設學士班、碩士班與博士班。」條文草案內使用「得」字,表示本提案提供新的法學院組織形態,只是增加不同設立方式的可能性,並沒有排除舊有的、或其他的可能性。 二、增訂上列第三項後,再綜合其他一般規定,各大學可依其是否新設、現有師資多寡、發展特色,自行選擇下列組織形態。例如法學院組織形態可以是: 1.單獨設立一個法律學系。   2.單獨設立一個法律研究所。   3.設立一個法學院,其下既無學系也無研究所。   4.設立一個法學院,其下有二個以上研究所。   此建議方案符合教育鬆綁政策,也尊重大學自治。至於法學院下設立多數「學系」,就法規層面而言,也沒有禁止,但此種設計將成亂源,已經在本提案內有詳細說明。 三、本提案之提出背景說明及分組討論情形   1.本會議籌備期間,工作人員來電話問是否已填好參加組別時,曾詢問該人員是否可以討論關於法學養成教育問題。所得的答覆是肯定的,因此在電話告知工作人員勾選第三組,並隨後即將登記表傳真籌備處。   2.本會議之前所召開的說明會,主持人在上午下半場宣布,除了籌備會的提案之外,出席委員也可以自行提案。   3.司法院翁院長也公開表示,「司法院一直堅持所有有關司法改革的議題皆可開放討論,並只要有利於全民,一定予以修正改革,因此希望各界以共同參與的心情,加入討論,不宜貿然退出。」   4.本提案在第三組被接受為議案後,就應依常態程序進行,避免使用不當的技術、說詞或肢體語言來排擠或打壓。例如主持人司法院城副院長在進行本提案時的下列言行:  (1) 還須要查證   令人難以理解的是,提案為何有查證問題?不知所云?主持人也沒有說出什麼事項要查證。在當場本人告知各國大學法學院研究所數量,詳細內容可由國際學術網路取得資料,可由網路取得,另外也有準備乙份給籌備處。此項資訊也載明於提案內。  (2) 將本提案列為「再研究」   如果是用來作為剔除本提案的手段,並不是很適當。  (3) 主持人當場搖頭晃腦表示此提案他實在說不下去了   這正顯示法律人的素養問題,利用擔任主持人的機會,以此類肢體語言方式,很容易會使他人直接聯想到該提案內容有問題(?)。其實提案每位委員資料袋內都有,可以閱讀思考,並判斷該提案是否錯誤?或客觀上不可行?   5.議事規則第一條即開宗明義指出「於主持會議時,應保持中立」,司法院城副院長於會議繼續中也一再強調他是中立的。就我個人的理解,中立應該是針對任何議案,而不是有選擇性的,這也是法律人的最基本素養。 四、李總統在開幕致詞時,也特別提到「法律必須透過司法單位的公正執行,才能彰顯應有的功能。」「如果司法審判不能受到人民充分的信賴,民主政治勢必受到嚴重的斲傷。」在第三組討論過程中,也幾乎每一場次都有人提到素質、倫理的問題。法律人基本上都應知道,法學素養與知識,二者均備才可能達到公正執行,才可能受到人民充分的信賴。這些都與司法官養成教育環境有關,本提案正好是用來填補本次會議的漏洞之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